促進經濟理論發展-世界財富研究網|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www.arcwgp.live

中文首頁 | English  

網站首頁|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聯系我們|

  

u     人類的生存及幸福對財富充滿需要

u       財富不僅包括商品類財富,還包括非商品類財富,不僅包括物質類財富,還包括精神文化類財富及其它類財富

u       財富經濟由創造、實現、使用、分配四個部分構成

u       財富的產生需要經過創造、實現兩個階段,創造是財富的源頭,實現是財富的河流

u       財富只能由人創造,其它任何東西都不能創造財富

u       人類的歷史就是創造的歷史,一個社會的崛起,歸根結底就是創造的崛起

u       財富創造是人類文明的開始,也是人類文明賴以發展的支點

u       人類的潛在需求是無限的

u       人類對財富的創造不會終止

u       創造須滿足人們的需要

u       創造正成為最關鍵的財富之力

u       優秀創造者應視為人民的英雄

u       財富經濟的運行深受與此有關的每種要素的影響

u       在不同的時代,決定財富的關鍵要素在不斷變化

u       財富的獲得需要勞動,沒有勞動便沒有財富

u       財富的總量決定于財富的創造、實現、使用的狀況以及三者的密切結合,并與分配的情況密切相關

u       財富應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財富發展

u       不是獲取私利而恰好貢獻社會,而是貢獻社會才能獲取私利

u       社會財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與發展性

u       財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給多少,供給是所需求的才為有效

u       財富供給與財富需求是動態的一對相生相伴的關系,供給與需求應諧調發展

u       財富首先要為人們所需要才可能有價格

u       需缺度決定價格

u       財富的價值取決于創造,一個財富的價值是恒定的

u       需求變化不影響財富的價值

u       供給要滿足需求

u       人們一切活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生存和幸福

u       從國際范圍的角度來解決問題

u       應將自然資源及環境納入財富的范疇

u       專利不應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專利天賦權

u       財富永遠需要經營,不管是個人也好,企業也好,還是一個社會也好,都是如此

u       一個富有前途的企業所提供的財富應該總是能更好地滿足人們的需要

u       人們總是選擇最好的

u       在創造中獲取先期利潤

u       不是每種財富都需要生產,但每種財富都需要創造,每種商品類財富都需要銷售

u       經濟的良好增長需要有財富比較優勢

u       低勢能財富必為高勢能財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費,而是一種生產

u       沒有研究創造就沒有生產,有創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財富

u       鑄造時代財富之力遠比獲取財富重要

u       不是強盛成就創造,是創造成就強盛

u       中國的覺醒在于創造上的覺醒:一方面她需要對于創造的重視,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國人也要恢復創造的意識,并勇于去創造

u       中國應該奉行創造立國和創造強國的思想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著作 

01財富引論

02財富之源

03財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財富中的地位

05財富創造綜述

06財富創造的主體

07論物質科技財富的創造

08論其它類財富的創造

09財富實現綜述

10財富生產

11財富服務

12財富銷售

13財富傳播

14公共秩序財富的實現

15財富消費與需求

16財富的供給與需求的關系

17財富價值與需求的關系

18財富的貢獻

19財富分配存在的問題

20財富分配探索  

21財富理論體系

22與財富有關的一系列問題的探討

23促進經濟理論發展

24專利理論探索

25人類財富的未來

26財富經營概論

27企業財富的經營

28個人財富的經營

29社會財富的經營

30財富的增長研究

31一個國家的崛起就是創造的崛起

32發展中國家的財富發展及政策

33對培育財富之力的思考

34社會經濟政策考察與研究意見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著作 > 《財富創造論:國民財富產生原理研究》李宗發著  

 

 

 

 

第二十三章 促進經濟理論發展

 

 

 

 

    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寫道“古典理論的前提只適用于某種特殊情況,而不適用一般情況。它所假定的情形只是各種可能的均衡位置的極點,而且古典理論所假定特殊狀態的特征恰恰不符合我們的實際生活于其中的經濟社會的特征,如果我們的企圖將它應用到實踐中,結果勢必成為一種誤導,甚至造成災難。” 凱恩斯的觀點是對的,古典理論有其限局性。但不僅僅是古典理論,幾乎任何理論都有一定的時代局限性,都需要進一步的發展。

 

 

正確對待經濟學術理論

 

    約翰.斯圖亞特.穆勒曾在1848年著作的《政治經濟學原理》中寫道:“值得欣慰的是,價值規律已臻完美,今天和未來的學者們無需再做探索。”一百年后薩繆爾森先生這樣寫道:“而當他在寫這段文字的時候,供給和需求的分析還根本沒有被發現”、“新的思潮學派出現,傳播并影響于世,進而折服那些曾報有懷疑態度的人。” 薩繆爾森是對的,一個時期的經濟學家們其智慧往往只能是攀登到其時代的頂峰,充其量他的智慧可以少許地預見未來和觀察到宏觀與微觀世界的某個程度的真實。

    不將某一經濟學術權威化、宗教化,一切以真理為指導,以更好地促進經濟的發展為目的。不僅對于經濟學家要求如此,對于經濟學者、經濟師同樣如此。

那么在經濟學術問題上,我們要怎樣才是正確的呢?我們認為首先需要不將經濟學術權威化、宗教化,學習自然科學領域學者們的那種精神,謙虛、勤懇地將歷史上和現代的各種權威的、不權威的理論都毫無偏見地綜合起來,將其審慎地看作是一些觀點,然后將這些觀點演繹到實例中去,與現實經濟生活相對照,區分出哪些觀點是真理,哪些是相對真理,哪些是經濟處方。將各家頗具真理性的學術綜合起來寫入教科書,切忌再將某一派的經濟學術作為圣經傳授給學生們。至今為止,甚至未來,不可能有哪一位大師的經濟學術能夠充當經濟學圣經的角色,因為經濟學是一門科學,任何人的智慧都不可能窮盡所有真理而無一點紕漏甚至繆誤的地方。只不過個別“天才”性的經濟學大師的學術之中或許有多一點智慧性的東西罷了。只有將人類所有的經濟學術智慧綜合起來,現代經濟學教科書才是科學的。當然,經濟學者們的這一工作無疑是極其艱巨的。

其次,學術研究著述要以真理為歸依,以促進經濟的更好發展和以謀取絕大多數人類的幸福為目的,即要謙虛參考歷史上經濟學家們的理論,也要切忌盲從,即要自信嚴謹,也要及時批判發展自己過去的理論。

最后,直接服務于社會經濟建設的經濟師和部分經濟學者,同樣切忌將某一學術理論宗教化,需要學習醫生的職業精神,認真把握現時代各種先進的理論,另外針對自己所從事的職業還需不斷博覽、鑒別各類相對真理性的經濟學術和經濟配方,如此,結合自己工作所面對的實際情況,必能智慧地制定出各種更加優秀的經濟政策和經營措施。

    威廉.斯坦利.杰文斯在《政治經濟學理論》中尖銳地批評經濟學權威的危害。把某人的著作奉為經典拒絕人們提出新理論和批評它的長短,對于真理必定是最嚴重的侵害。除了宗教外,在任何科學領域,權威歷來是真理的敵人,即使它曾經是絕對的真理,是某些人的圣經,如果被后來的這些人奉為宗教來頂禮膜拜,最終必將會阻礙生產力的發展,變成反革命的東西。將某一理論奉為宗教,不僅危害了真理的發展,而且毀滅了這一理論。諸如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等良性宗教,它們為人類提供的是一種精神上的寄托,勸導人們從善。但是無論是哪一本經濟學理論都不具有這一地位。經濟學是人類財富大廈的建筑科學,科學永遠處于發展之中,任何經濟學理論的教徒們企圖將其制造成權威,橫行理論的殿堂,都會影響到科學的發展,最終危害至少是阻礙“生產力的發展”。無論是亞當.斯密還是凱恩斯,推崇誰來妨礙研究都是不足取的。正確的做法是就如自然科學一樣,對過去經濟學大師們的理論給予必要的研究和學習,結合新的時代發展變化了的情況進一步發展和使用。現在中國非主流經濟學者們推動的學術復興運動,無疑是值得肯定的。

    馬歇爾在約翰.穆勒的經濟學基礎上,吸收了新、舊各派經濟學說的方法論和理論觀點,把供求論、生產費用論、經濟和諧論、資本生產力論、節欲論同邊際效用論、社會達爾文主義、進化論等結合起來,建立了一個以“均衡價格論”為核心的經濟學體系,成為邊際革命時期經濟學的集大成者,并創立了長達25年之久的馬歇爾時代。英國著名經濟學家瓊.羅賓遜夫人這樣推崇到:“馬歇爾的《經濟學原理》就是圣經,我們所能知道的,幾乎無法超過此書......馬歇爾是經濟學的一切。”這是經濟學上神化太過的一個典型例子。盡管一定時期可能出現天才,其研究的成果值得人們的參考,但對于經濟學來說都不宜將其神圣化。

    對于過去任何作出貢獻的經濟學家,我們的愿望是應該給予必要的尊敬,而不是崇拜。科學永遠沒有盡頭,因此無論是對他本人的崇拜,還是對于他的學術的崇拜都不妥。也許說某一著作具有重要價值,具有學術里程碑地位,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可能更恰如其分。

    世界經濟學界需要糾正長期以來存在的學術權威化、宗教化之風,使更多人參與到思維未來的經濟學術發展大業中來。

 

 

經濟學術不能實行專制

 

    在經濟學上大搞派系斗爭,大搞宗教主義、權威主義的做法都不適宜。熊彼特的創新理論提出后的很長時期內,因為不符合主流學派的觀點,而在哈佛大學受到了他最大的競爭對手凱恩斯理論的排斥。熊彼特的專業被廢除,學生也被迫離開了他。在經濟學王國里仍然是誰是君主,誰是叛亂份子。現代物理科學領域早已不允許這種學術專制行徑,它允許自由的探索,鼓勵任何人的創新,一項偉大的創新無論它的發明者出身是何等的低賤與無名,人們都會來共同祝賀,因而物理科學發展是多么的迅速。

 

 

學術對國家興盛的影響

 

    經濟學術不是無聊的方塊文章,它對指導人們從事財富事業影響深遠,而且影響到國家的興盛。

例如,李斯特的學術對德國的興起就功不可沒。李斯特認為以追求財富為目標,貪圖眼前利益,會使自己永遠處在落后的地位,而以追求“生產力”為目標,雖然暫時可能會有犧牲,但由于建立起了自己的財富增長機器,最終必會使財富極大地增長起來。李斯特特別主張對人的培養教育,建議國家應該把它已有的財富更多地投入到諸如教育等有助于生產力培育的方面。李斯特指出,創造財富之力,比財富本身更重要。后來的德國的確在教育和機械制造領域卓越超凡,從落后的國家變成一個在制造業領域屈指可數的國家。李斯特去世后一百多年時間里,世界許多最偉大的發明都與德國有關,這與經濟學術思想有莫大的關系。如果希特勒不發動法西斯戰爭,不屠殺猶太人,憑借培育出愛因斯坦等大量世界最優秀的科學家,德國應該會創造更多的財富與繁榮。當然,出現法西斯與李斯特毫無關系,那是不良哲學與思想的事,恰恰相反,法西斯的興起對李斯特學術興國的抱負以沉重打擊。

李斯特除了對德國影響很大外,由于他曾經在美國居住過,并于1827年將自己的一些文集匯編為《美國政治經濟學大綱》,應該說對美國的發展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十九世紀的美國是一個土地肥沃遼闊的新興國家,在斯密和薩伊看來美國注定是應當經營農業,但是李斯特卻認為美國作為一個大國“絕不能只求眼前物質利益享受;文化和力量是比單純的物質財富更加重要、更加有益的資產”,不能用自己所特長的農產品去換物美價廉的工業品,雖然對美國目前利益是有所犧牲,但是如果一個國家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須毫不退縮地接受這種犧牲,而借以建立自己的工業基礎。

    而英國的興起,也是與亞當.斯密《國富論》中主張分工、主張貿易等等方面當時最先進的學術思想的影響分不開的。

    學術興,則國興。的確如此。因而中國的經濟學家們肩負著學術興國的重任。

 

 

中國經濟學家的本色與使命

 

    經濟學家如果不以職業來劃分,而是以經濟理論的貢獻來確定的話,鄧公堪稱世界少有的經濟學家之一。以鄧公為首的一批中國改革型經濟學家的確肩負起了歷史賦予的沉重使命。雖然20多年后在新的發展階段里,需要創造型的經濟學家接著來擔起繼續前進的重任,但是前者在四分之一世紀里所作出的貢獻不亞于亞當.斯密的革命,而且這場革命更為偉大、實在和成功。

當然今天中國經濟學術界激烈的自我批判,從實質上來講并非是對過去前輩們所做貢獻的否定,也不是學者之間無聊小氣的攻訐,而是在轉型期尋找方向中相互碰撞的爭論罷了。當尋找到方向,明確了自己新的使命時,接著將如找到方向的馬群一樣共同拉著中國財富發展之車奔向新的目標。

    我們認為新時期的目標顯然是如何去以創造為核心,以更好地富民和強國,以及在世界經濟學術上有所創造性發展。這兩者的結合,確定了中國經濟學家們在未來將擔當起創造型經濟學家的角色。

    當然,現在的中國經濟學家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但人民相信中國經濟學家們不會退化到甘充經濟學人的角色。畢竟,一個國家的復興首先從學術開始,一個國家國民經濟的建設離不開經濟學家的顧問與指導,一個國家人民未來的福祉寄望于經濟學們發展提供的經濟科學。這就決定了現代中國經濟學家們重任須肩。相信當中國經濟學家們勇于創造出科學的經濟學術,推動中國國民經濟的大發展和促進人民的富裕幸福時,人們對于經濟學家的看法必會有所轉變。那時候人們會認為中國的經濟學們完全有資格享有十八世紀亞當.斯密、十九世紀李斯特那樣的榮譽。

 

 

經濟學應以財富的創造與實現為主線

 

    就如我們在前而所述,當人類發明創造了稻谷、麥子等的種植方法后,人類進入了農業耕作時代,這一時代在于對這些財富進行種植實現以滿足人們穩定的生存需要。而當人類開始大量發明工業品,并發明了蒸汽機等機器化生產工具時,人類進入了工業生產時代,這一時代在于對工業品進行大量創造和大規模生產實現。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智力創造時代后同樣如此,人們主要是大量的創造各類的財富,然后將其進行實現。人類的發展總是圍繞財富的創造與實現這一主線而演進。

    在現實生活中同樣如此,一個企業、一個社會均是以財富的創造與實現為主線。一個企業諸如質量管理、成本管理、財務政策、經營戰略無一不是以財富的創造與實現為主線,無不服務于財富的創造與實現。一個社會同樣如此,貨幣政策、投資政策等等都是圍繞滿足人們財富的需要,以財富的創造與實現為主線。

因此,我們認為人類的經濟學理論應以財富的創造與實現的研究為基礎和主線,然后針對不同時期以及不同的具體問題應該采取什么樣的措施深入研究。尤其是現在,把握好這一主線,并特別注重最關鍵的財富創造問題,對于國民經濟的科學發展是非常有益的。

 

 

現代經濟學應注重創造的研究

 

社會的經濟由財富的創造、財富的實現、財富的使用、財富的分配構成。在21世紀,財富創造大規模展開,創造層出不窮,創造的情況幾乎決定一切,創造由人類經濟的幕后終于走上舞臺并且已占據主角的地位。幾乎每一種經濟問題都因創造而出現,因創造而變化。

18世紀、19世紀,人類工業生產時代,一個經濟學家他如果不深諳工業生產,他不會是一個好的經濟學家。在21世紀人類進行創造時代,一個經濟學家如果忽視財富創造問題,也不會是一個合格的經濟學家。因此,現代經濟學上應注重財富的創造問題。

 

 

經濟學應走出生產一元論的誤區

 

    作為經濟學,其最基本的對象是什么?經濟學基本的對象是財富,而絕不僅僅是產品、商品的問題。在過去許多經濟學說里將產品和商品作為經濟的細胞,這不完善,因而不可能是很科學的。我們認為財富才是經濟的細胞,產品和商品只是財富中的一種。

    因此過去那種以產品、商品為研究對象的經濟學不是完整的經濟學。財富包括產品、商品,也包括不需要生產的非產品、不需要交換的非商品,也就是說凡是滿足人們需要的東西都應盡量納入經濟學研究考慮的范圍,這樣更為全面、科學。

     同時,社會經濟活動的內容是:創造、實現、使用、分配等問題,而絕不僅僅是生產、交換、消費、分配問題,更不是以生產為核心和起點的問題,生產僅僅是財富實現環節的一部分而矣,實現不僅包括生產、還包括銷售、運輸、流通、服務、傳播等等。經濟學應從生產一元論的誤區中走出來。否則對國民經濟發展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統計調查的結果是,我們即使是情況最好的企業,也存在大量的設備閑置。車間里擺放著世界先進設備而企業停產倒閉者更是數不勝數。這一切慘痛代價與過時的生產經濟理論統治整個社會的思想不無關系。既然“生產”是社會的核心,即然一切都決定于“生產力”的高低,既然發展的好壞取決于“生產率”,既然權威的經濟學上都是這么說的,政府、企業——經濟思想的學生們當然就“科學”地大力購買先進生產設備去促進“生產力”了。

    生產經濟學的思維即使在美國也仍然根深蒂固。不僅僅保羅.薩繆爾森先生,還是格里高利.曼昆先生都深受生產經濟思維的影響。被譽稱為天下第一的經濟學教材,并在中國繼《經濟學》后又一次掀起經濟圖書浪潮的曼昆先生著的《經濟學原理》,在關于整體經濟應如何運行上提出的原理是:一國的生活水平取決于其生產物品與勞務的能力,各國及其不同時期中生活水平的巨大差別,源于其生產率的差別;在考慮任何政策如何影響生活水平時,關鍵問題是政策如何影響人們生產物品與勞務的能力,為此決策者需要讓工人接受良好教育,擁有生產物品與勞務所需要的工具,以及得到獲取最好技術的機會。

    實際上,一國的生活水平取決于其創造財富和實現財富的能力并與分配有關,各國及其不同時期中生活水平的巨大差別,源于其財富產生力(包括財富創造力和財富實現力,而不僅僅是生產力)的差別;在考慮任何政策如何影響生活水平時,關鍵問題是政策如何影響人們創造財富和實現財富的能力以及財富分配的情況,為此決策者需要讓勞動者接受良好的教育,擁有創造財富和實現財富的良好能力,并盡可能考慮財富發展效率與財富公平分配之間的最佳結合。

 

 

“生產率”的錯誤

 

    生產率,是工業生產時代的一個概念,顧名思義,就是單位時間或者說單位勞動者生產產品的效率。也有人認為是單位時間或者說單位勞動者生產產品的水平。

    實際上,生產率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表現社會經濟發展的情況,而且隨著非生產性行業的迅猛發展,生產率的概念早已不能用來衡量整個國民經濟的狀況。

    但是,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美國,人們仍然在采用生產率的概念來考察國民經濟。

    實際上,人類的經濟全貌是:首先是科學家等智力精英們發明創造一種財富,然后組織生產,將這種還是概念性的財富生產出來,另外還需要進行銷售將其最終變成為為人們消費的真真實實的財富。

    也就是說,在衡量國民經濟發展狀況時,應該采用財富產生率的概念。財富產生率是指一個社會或組織人均創造、實現財富的能力水平。它包括財富創造率和財富實現率。

    生產率的概念在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前期是很有價值的,因為那時社會財富的狀況主要體現在生產實現財富的能力水平。生產率越高,那么實現財富的能力越強。在生產不足的時代,能生產多少財富也就意味著能實現多少財富。提高生產率,社會、企業實現的財富也就越多。但到了二十世紀末情況發生了變化,生產率再高,生產出來的產品未必為社會所接受,當生產出的產品不為社會所接受時,這時生產率再高,對于財富也毫無意義。現在社會的重心已不再是財富的車間生產,而是財富的創造,我們更應該關心的不是生產率,而是財富創造率及綜合的財富實現率,即應該關心社會或一個組織(如企業、科研機構)人均創造實現財富的能力。

    綜上所述,其實“生產率”并未錯誤,錯誤的是現代經濟學未在幾百年前生產率的基礎上進一步向前發展。

 

 

對生產、分配、消費、交換舊四分法的批判發展

 

    薩伊把社會經濟生活領域劃分為生產、分配和消費三部分,應該說在當時是很先進的。不過,現代人類的經理論應該在此傳統理論的基礎上有所發展。遺憾的是,除了后來的經濟學家詹姆斯.穆勒在薩伊的劃分之外又添加了交換形成“四分法”之外,此后人們對這種根本性的經濟理論問題未再作出什么突破性的見解,更無人對此作出否定性意見。

    實際上,就社會的經濟生活領域劃分,并非僅僅是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現代更科學的劃分應該是:創造、實現、分配、使用(消費)。人類經濟生活領域除了財富實現外,還需要財富創造,而且財富創造是源頭。即使是財富實現,生產、銷售(交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還有服務、傳播等問題。在現代社會,服務所占的比例越來越大,毫不遜色于工農業品的生產與銷售。應該特別指出的是,在一些財富領域甚至不需要生產。就如我們曾經指出的那樣,例如一個智力創造精英設計創造了一種游戲軟件財富供人們消遣享受,他未必需要將其生產成光盤,他可能上傳到網上,通過網上傳播就完成了財富的實現工作,即使需要生產成光盤,我們現在都已感覺到光盤的生產在這一財富經營活動中已顯得無足輕重。再如,一首民間音樂經民間音樂家們創造出來后,人們口傳聲唱流傳開來,這一財富未必就經過了生產。

    因此,我們在學術理論上使用了財富實現這一提法,希望能具有更高的概括性。財富實現在不同的財富方面可能包括的內容及劃分會有所不同。對于大多數物質財富來說,它如傳統經濟理論劃分的那樣,具體包括生產、銷售(交換)等環節,對于部分物質財富來說,可能只是銷售,也可能只有生產,例如,農民自已種植稻米自己消費,他就只需要生產就行了,未必需要銷售(交換)。而在許多財富方面,財富的實現并非一定需要生產,可能是服務等等。在理論研究時,我們不宜將財富實現界定為只包括生產、銷售、服務,因為僅這三方面很可能還不足以概括完財富實現的所有類型活動。我們主張在不能完全列舉時,留有余地,使其在迅速發展的現代人類社會具有更強的適應性。

    就現代社會而言,遠不是兩百年前的工業生產時代。在現代社會,工業生產已退出社會舞臺的中心位置,讓位于創造。因此,在薩伊和穆勒的理論上我們有必要進一步發展,還創造在人類社會經濟生活領域應有的地位。財富創造的確處于財富的源頭。生產、交換是在財富創造出來后的事。盡管諸如稻谷這樣的財富,一萬多年來人類時時刻刻在不停地進行生產,而研究創造只是偶爾出現,但是依然是先有創造,后有生產,并且每一次重大的創造都是革命性的。沒有遠古時代智力精英們的創造,人類不可能知道生產稻谷。現代社會沒有諸如袁隆平這樣的智力精英的再創造,人類不可能生產高產的雜交水稻。創造在現代社會變得越來越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例如,只有不斷創造出先進的手機財富,企業才可能進行生產、銷售,否則生產出來的手機因為落后根本銷售不出去,企業只能停產倒閉。

    為了更科學地論述財富經濟理論,我們認為還應將舊四分法中的交換進行分解,關于銷售、流通方面的內容歸入實現部分,關于財富利潤方面的歸入分配部分。即劃分為:財富創造、財富實現、財富分配、財富使用,這樣更清晰明了,便于把握經濟的真實規律。

    另外,我們基本繼承了消費的提法,不過在這基礎上改為使用。這樣有利于對于社會財富經濟的考察。因為財富除了終端類財富,還有產生財富的財富。例如北京市第一機床廠開發、生產供給的重型機床這一財富就不是終端類財富,而是產生財富的財富,該財富存在創造、實現以及分配問題,同時還存在使用問題,即許多企業購買該機床財富并非是拿去消費,而是使用。如果在財富四分法中使用消費的概念,顯然是無法描述和考察這一類財富的。因此我們用使用這一概念更為準確。再如,人們購買電炒鍋,雖然這一財富是終端類財富,但人們是將其用來炒菜,應該是使用,消費的提法好象也不太準確。人們購買筆、購買電腦也是如此。當然,我們希望在新四分法中用使用與消費這一更準確的概念,基于語言簡煉的原因,我們將其精簡為使用,也就是說在財富經濟新四分法創造、實現、分配、使用中的使用實際上還包括消費,即嚴格表述應該是:創造、實現、分配、使用(消費)。

 

 

關于財富價值的重新思維

 

亞當.斯密認為勞動(生產勞動)決定財富的價值。兩百年后這一觀點需要重新思考。一項財富的價值是其創造誕生時起就已確定了。例如科學家們發明了汽車,他具有陸上交通的價值,這時其價值一并與財富的名字及形狀、結構的誕生而誕生了。后來車間的生產只是將這種財富一個一個地生產實現出來。財富的價值是恒定的,至于需求量的大小并不影響其價值的變化。財富的交換價值并不決定于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最主要的是其能滿足人們需要的情況。社會必要勞動時間很難著摸和把握,實際上現代生產一種產品的勞動時間遠遠低于過去的勞動時間,但是其交換價值不減反增。

雖然李嘉圖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進一步發展了斯密的勞動價值論,但李嘉圖的價值理論仍需要進一步發展。

    .巴蒂斯特.薩伊也不同意斯密的勞動價值論,薩伊認為生產的要素除了勞動外,還有資本和自然力。他提出效用、供求和生產費用決定價值的價值論,其中效用是各種財富的內在價值的基礎和來源,物品的價值是物品的效用決定的。并認為商品價格受市場供求關系影響,并且雖然供求變動決定著價格變動,但供求對價格的作用有一定限度,這個限度就是生產費用。這一論述雖然仍有一些不完善,但是極具天才性。

    站在現代社會,我們認為財富價值的高低自其被創造出來時就已確定,只要在實現中不會偷斤減兩。財富的價值不等于財富的價格,財富的價格由需缺度決定,從而可能隨時變化。

    當然對于財富價值的再思考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但我們贊成陶俊杰先生在《中國經濟大爭論》中的觀點:“經濟學家首先是科學家而不是政治家……社會需要作為科學家的經濟學家參與治國,需要由你帶來充滿遠見、不囿于政治派系利益爭斗的直言和坦誠!”

 

 

理查德.威特利的錯誤

 

    智力創造勞動創造了財富。也就是說智力創造勞動創造了價值。如果所說的勞動主要是指車間生產勞動,那么說勞動創造價值則是不妥的,只能說這類勞動使所創造的概念性的價值變為現實的價值。著有《貨幣通俗講話》一書的理查德.威特利說:“不是勞動使物品具有價值,而是它們有價值才值得勞動。”這無疑是對生產勞動價值論的一個嚴肅批評。當然,威特利并未區分創造勞動與一般勞動的概念,因而這一句話也是錯誤的。正確的說法是,不是一般勞動使物品具有價值,而是它們有價值才值得一般勞動者去勞動;創造勞動創造了價值,一般勞動使值得勞動的概念性的價值變為現實的價值。

 

 

評經濟學上的主義與流派

 

    世界經濟學術上分為這樣流派,那樣流派,這樣重商主義,那樣重農主義,就如宗教一樣。經濟學應該是一門科學,不應該建立流派、主義,以掩蓋某些學術上的謬誤與不足。

    馬克.斯考森在《現代經濟學的歷程》中寫道:通常情況下,經濟學的學生都得面對一大堆思想流派——新古典學派、凱恩斯主義、貨幣主義、奧地利學派、供給學派、制度學派和馬克思主義,沒人去驗證這些理論的準確性,探討它們彼此之間的聯系方式。簡言之,學生被帶入一種無所適從的困境”。實際上,不僅是學生無所適從,進行經濟工作的經濟師們也無所適從,只好憑借職業的經驗來行事。

    每一本科學的經濟學術,都有其特定的主題、特定的歷史使命。例如有的經濟學術主要研究貨幣,有的是研究市場運行模式,有的是研究工資就業問題,他們主題不同,都沒錯。還有的經濟學術在特定的時代建議國家要注意發展農業,并非就是重農主義;有的建議國家重視商業,并非就是重商主義;有的建議運用市場來代替政府過多的管制,并非就是市場自由主義;有的建議政府加強干預,也并非就是干預主義。他們都沒錯,都是對特定時期的經濟問題開的處方。錯就錯在我們將處方作為原理,最后將其稱為重農主義、重商主義、自由主義、干預主義,將其宗教化了。他們不是宗教,宗教的是后人的觀念。

    用醫藥科學或者建筑科學來比喻經濟科學也許再恰當不過了。醫藥科學所面對的是人體健康,而經濟科學所面對的是社會的財富經濟健康。建筑科學所要解決的是如何以最科學的方式來建立安全、高大、美麗、低成本的高樓大廈,而經濟科學也同樣是如何以最科學的方式來建立安全、高大、文明、低成本的社會財富大廈。某一位經濟學大家的理論觀點都只是對這一科學探索前進中作出的一點貢獻,一個階梯,一個處方而矣,或是從不同側面對經濟科學的研究貢獻,不宜自立門戶為一個流派和主義。這會影響經濟科學的發展,也會使得人們在社會財富經濟建設中無所適從。

 

 

對政治經濟學性質的正確理解

 

    政治經濟學一詞中的“政治”實際上不是與經濟相區別的政治思想、政治教育一類的涵義,而是指它的研究超出了家庭管理的范圍,拓展為研究整個國家和社會的經濟管理。正因為如此,有些“政治經濟學”著作也稱“國民經濟學”。

經濟學或者說政治經濟學是一門科學,科學對任何社會都適用。政治經濟學實質上不是政治學,而是國民經濟學,未來宜將政治經濟學改為國民經濟學或直接稱經濟學,避免一些人在研究和理解時陷入認識的泥潭。

 

 

重新審視傳統理論

 

    科學是不斷發展變化的,今天的真理只是明天的階梯而矣。而這個階梯也是所有學者所共有的。

  在過去,有大量學者對經濟學做出了大量比較科學的研究,尤其是馬歇爾及熊彼特。但是到目前為止,完整科學的財富經濟學尚未得到真正的建立。H. 羅賓斯坦寫道:“新古典的價格、生產和產出理論不會引出一個創新理論來。除了熊彼特的著作外,經濟理論是不討論發明和創新問題的”、“近來,有人試圖發展加進‘技術進步’因素的投資函數理論,不過大部分努力還未被廣泛接受。”

關于經濟的增長,哈羅德多馬的經濟增長理論顯然也存在很大的缺陷。這一模型竟假定技術不變。由此得出錯誤的結論,認為經濟增長的惟一源泉是資本形成增加,因而政府應采用盡可能提高儲蓄率的政策。實際上,資本只不過是一種重要的財富要素罷了。在資本缺乏的時,投入資本會出現資本增加經濟相應增長的現象,但這絕不能說資本是唯一源泉,它只不過是使實現財富的生產得以順利運行罷了。

  傳統經濟學中最大的缺陷在于根本性的理論問題。在傳統的理論里,實際上是以生產為中心或起點來考慮和分析整個經濟的,而不是縱觀整個人類經濟來探索建立根本的理論。我們可以將這些學說稱作生產經濟學。按照這種學說,除了農業部門和工業部門的活動能夠得到一定程度解釋外,在當今社會顯得更為重要的服務部門以及其它領域的活動的性質則難以得到解釋。

  當然并不是說,所有的理論都存在問題。許多經濟學家的研究也是具有價值的,他們在建立理論體系時嚴謹的作風令人欽佩。只不過許多傳統經濟學幾乎是在工業社會對人類工農業生產部分的研究得出的結論。隨著人類進入智力時代,經濟、社會突飛猛進,根據過去得出的許多理論在現代財富經濟中已存在嚴重的局限性。

  真理性是任何一門學科的歸宿。在今天,我們有義務重新審視傳統經濟學,全面地考察整個人類的財富經濟,把握其真實規律,并結合當今的經濟、社會情況和對未來的預測,創立科學的經濟學術理論。

    約翰. 梅納德.凱恩斯寫道對本書的寫作者來說是一個長期的掙扎過程,一個掙扎著擺脫傳統的思想模式與表達模式的束縛的過程。如果作者在這方面的努力是成功的,那么大多數讀者就會在閱讀此書的時候感覺到這一點。表述在這里的許多復雜思想其實都是十分簡單而明了的。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在舊思想的熏陶下成長起來的,舊思想已進入我們心靈的深處。所以說,現在的困難并不在于新思想本身,而在于擺脫舊思想。”當然,舊的思想未必需要擺脫,只要其還是正確的。但是現代經濟學不能很好地解釋經濟現象,不能更科學地指導國民經濟健康發展,甚至引發過無數次經濟危機、政策失誤和環境破壞,這不能不讓人懷疑舊的根本性的理論是否存在問題。

 

 

經濟學需要進一步發展

 

1615年法國重商主義者蒙克萊田出版了《獻給國王和王太后的政治經濟學》,最先使用政治經濟學。有人這樣寫道:“盡管重商主義最先使用‘政治經濟學’一詞,并對資本主義經濟進行了最早的理論探索,但其研究范圍僅局限于流通過程,并且只就考察到的經濟現象作一些膚淺解釋,未能提示社會性經濟關系的本質。所以,重商主義理論體系只是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前史’。真正的現代經濟科學,只是當理論研究從流通過程轉向生產過程時候才開始的。”

現代是否應再來一次進步才算科學呢?我們認為應將其從生產過程再推進到實現過程和創造過程。這樣就包括了經濟的全部。生產并非是現代經濟的全部,現代經濟除了農業、工業外,還有服務以及其它形態的財富,除了生產外,還有銷售、傳播、運輸等等方面,尤其是還有創造。因此,兩百年前的經濟學恐怕還是屬于“前史”的經濟學。

 

 

科學永遠需要進步

 

    在我們看來,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就是財富幸福。

    人類每個時期創立一個優秀的科學,并非宣告著該領域的終結,也并非一個學術宗教的建立。而是人類在歷史進程中大大地前進了一步。但僅僅是大大地前進了一步而矣。牛頓建立了牛頓力學,并非意味著科學就應該停止在這里了,而需要后來的愛因斯坦等科學家們進一步發展到相對論。相對論可能也不是終結,在未來可能也有發展。經濟學上也是如此。總之,科學永遠需要進步。

    世界銀行在1991年發表的年度報告,開篇誠懇、鮮明地指出“推動經濟發展的原理還遠未被人們完全掌握”。的確如此,經濟科學永遠需要進步。

 

經濟學不是專司統治思想的東西,是一門科學,一門經邦濟世、經世濟民的科學,一代代巨匠不是為了打造一個個思想的帝國,而是在推動國盛民富的科學建設!

經濟學應是研究促進社會財富增長和謀求社會普遍幸福的一門科學

     

網站電話: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國.北京      網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 專業、免費、強健的訪問統計

   
   
水果转盘APP下载